首頁| 協會簡介 | 學會簡介 | 八桂保險 | 文件公告 | 國內資訊 | 黨建群團 | 消費者保護 | 法律法規 | 媒體報道 | 行業活動 | 聯系我們
養老保險提升健康老齡化水平
[  時間:2019-07-09 | 作者: | 來源:中國保險報網 | 瀏覽:359次 ]

□呂有吉

近年來,人口老齡化帶來的一系列問題已經成為了我國社會的焦點話題,這其中備受矚目的一個問題是如何提高老年人的健康水平。眾所周知,健康是決定一個人福利水平的關鍵因素之一,特別是對于面臨日益增長的長壽風險和患病風險的老年群體而言,如果健康得不到保障,那么長壽就是一種奢望,甚至是一種折磨。為了更好地解決這一問題,切實提升老年人的福利水平,國務院于201610月印發的《“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中明確提出要促進健康老齡化。

20173月,國家衛計委等13個部門聯合印發的《“十三五”健康老齡化規劃》(以下簡稱《規劃》)中進一步對健康老齡化做出了明確定義。《規劃》對健康老齡化的定義是:從生命全過程的角度,從生命早期開始,對所有影響健康的因素進行綜合、系統的干預,營造有利于老年健康的社會支持和生活環境,以延長預期壽命,維護老年人的健康功能,提高老年人的健康水平。為了實現健康老齡化,《規劃》也明確部署了包含推進老年健康促進與教育工作,提升老年人健康素養在內的9項重點任務。然而,縱觀《規劃》全文,均未出現養老保險的字樣。在筆者看來,養老保險作為貫穿人們一生的重要制度安排,會對人們的財富分配、勞動供給等決策產生重要影響,進而影響人們的健康水平,因此,在促進健康老齡化的過程中,我們必須考慮養老保險所能起到的作用。

首先,養老保險會改變財富在人們生命周期內的分配,進而影響老年人的健康水平。在傳統的理論框架下,個人會在工作期進行儲蓄,從而為其老年生活提供資源,而養老保險的引入會直接影響個人在不同時期的儲蓄和消費決策,進而影響其老年期的健康水平。大量研究表明,養老保險的引入會擠出私人儲蓄,由此會帶來兩方面的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對于工作期的個人而言,擠出的私人儲蓄能否轉化為更多有利于健康的消費。從生命全過程的角度出發,工作期個人的健康水平無疑會對其老年期的健康水平產生重要影響。由于在不同人群間存在流動性約束、個人金融認知水平、風險厭惡程度等多方面因素的差異,由養老保險擠出的私人儲蓄存在數量上的顯著差異。如果被擠出的私人儲蓄不足以繳納養老金繳費,則養老保險還會擠出工作期個人的一部分消費,這就可能會導致工作期個人減少有利于健康的消費,比如充足的營養攝入、定期的身體檢查等,從而降低工作期個人的健康水平,進而降低個人老年時的健康水平。如果擠出的私人儲蓄除去向養老保險繳費外還有剩余,則這部分剩余就可能會轉化為工作期個人更多有利于健康的消費,從而提高工作期個人的健康水平,進而提高個人老年時的健康水平。

第二個問題是,人們老年期的預算約束是否會因為私人儲蓄的擠出而縮緊。眾所周知,個人的養老資源一般由私人儲蓄、代際轉移及養老金三部分構成,隨著家庭規模的不斷縮小,人們越來越多地依賴私人儲蓄和養老金為其老年生活提供資源。由于養老保險會擠出私人儲蓄,因此私人儲蓄和養老金能否為老年人提供充足的養老資源就依賴于養老保險對于私人儲蓄的擠出效應的強弱。如果養老保險的引入最終放寬了老年人的預算約束,老年人就可以攝入更加充足的營養、購買更多的醫療服務,從而提高其健康水平。與之相反,如果養老保險的引入最終縮緊了老年人的預算約束,則養老保險可能會減少其有利于健康的消費,從而降低其健康水平。

其次,養老保險會改變人們的勞動供給決策,進而影響老年人的健康水平。一系列研究表明,養老保險會顯著降低個人的勞動供給,尤其是對于那些沒有面臨強制退休政策的人群,比如占我國人口大多數的農村居民,而勞動供給的減少會從兩個方面影響個人的健康水平。其一,從收入的角度出發,勞動供給的減少會降低個人工作期的收入,哪怕不考慮由此造成的養老金的減少,個人一生的預算約束也會因此縮緊,從而可能會減少個人有利于健康的消費,進而降低個人老年期的健康水平。其二,從閑暇的角度出發,一般而言,由繁重的勞動所帶來的體力損耗和精神壓力會損害個人的健康水平,此時,適度增加閑暇可以通過放松身體、舒緩壓力的方式提升個人的健康水平,這一點在農村體現的尤為明顯。在農村,有大量老人迫于生活的壓力不得不拖著年邁的身體下地耕種,此時,將他們從繁重的農活中解放出來,無疑對他們的健康水平是有益的,而養老保險制度就可以通過為他們的老年生活提供保障達到提高他們健康水平的目的。

最后,養老保險還會通過影響非正式照料、自我認知地位等渠道影響老人的健康水平。就非正式照料而言,相關研究表明,來自家人的非正式照料可以改善老年人的健康。如果養老保險放寬了老年人的預算約束,那么老年人就有能力購買更多的正式照料,比如養老院服務等,而這可能會擠出來自老年人家人的非正式照料,從而對老年人的健康產生不利的影響。就自我認知地位而言,老年人的自我認知地位與其收入水平等因素息息相關,而養老保險可以通過改變老年人收入水平等途徑影響其自我認知地位,進而影響其心理健康。

總而言之,養老保險可以通過多種渠道影響老年人的健康水平。在未來的政策規劃中,相關部門需要綜合考慮養老保險的多種效應,設置合理的保障水平,提升民眾的養老認知,鼓勵家庭成員互助,讓養老保險成為促進健康老齡化的強勁助力。


[上一篇]疫苗責任強制保險制度推出 違者最..[下一篇]推進巨災保險發展的又一重要舉措 ..
     
 



熱門文章
廣告位
聯系我們 | 服務條款 | 廣告服務 | 免責聲明 | 客服中心 | 法律顧問 | 進入郵箱
主辦單位:廣西保險行業協會 技術支持:索通網絡 聯系電話:0771-5882608 QQ:404773019
版權所有:廣西保險行業協會 桂ICP備05013272
排列五走势图彩宝贝